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40799曾夫人论坛282c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求郭德纲2012年新西兰和于谦演的相声台词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10  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文武双全 甲 :人不少,呆会给你们一人写副字,今天有不少人求字来的。 乙:求您的字? 甲:你不知道? 乙:知道什么啊? 甲:你不认识我啊? 乙:不认识。 甲:你不看报啊? 乙:报上有您? 甲:yeah!? 乙:这什么感叹词呀? 甲:我对你很失望啊。买的,挂历什么的,月份牌。 乙:您,上挂历,月份牌儿? 甲:你得淆习啊,同志。不淆习你就落后了。 乙:啊。我真没看过。 甲:我在写这个方面是专业啊。 乙:写什么啊? 甲:什么都写。 乙:写书法吗? 甲:都写。 乙:毛笔呀? 甲:都有,毛笔钢笔,铅笔,都写。 乙:铅笔都写啊? 甲:大文学家。 乙:哪个文学家写铅笔? 甲:我是一个闻嚎啊。 乙:您? 甲:你闻闻我。 乙:啊?。 甲:闻完你嚎去。 乙:这么个文豪啊! 甲:我这个学问哪,上这么多年学,上大学。 乙:您哪个大学啊? 甲:你管哪?!你不怀好意!你不怀好意! 乙:这有什么不怀好意的? 甲:我凭什么就得告诉你啊?管得着吗? 乙:我关心您啊!郭德纲于谦早期相声有哪些? 08年以前,您哪学校的? 甲:我,清华的。 乙:华清池的?澡堂子出来的? 甲:你瞧他脸长的啊!可恨!你说那是西大桥那儿。 乙:您不是那儿? 甲:我们是邮政书店对过儿。 乙:一样!那一个地方。 甲:哪儿? 乙:华清池啊! 甲:呸。后头,华清池后头。池子后头。 乙:烧锅炉?(甲怒)得热水吗! 甲:锅炉后头。 乙:倒脏土? 甲:你小瞧人!咱打小上学,上这么多年淆,上葱花大学。 乙:您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葱花大学?不是清华吗? 甲:啊,对啊!169999好日子心水论坛!葱花,葱花,葱花大学!管着吗你,问这个干嘛? 乙:您记住了啊,清华大学,以后这么蒙人家啊! 甲:(大声)清华!对吗? 乙:对。 甲:清华,咱是那的大学生! 乙:啊。 甲:琴棋书画,锛凿斧锯。 乙:锛凿斧锯? 甲:学吗,大学什么课都有。 乙:上什么课啊? 甲:写字懂吗?书法! 甲:哎,每天我都得写,(模仿写字的动作)……写完了以后就拿出去卖。 乙:噢,您这作品还卖呢? 甲:嗬,你瞧,那玩意儿弄出来不就是为卖的吗? 乙:那您的作品在哪个画廊卖呀? 甲:……哎,你怎么知道我那块儿有发廊? 乙:什么发廊啊?!我问你画廊! 甲:画狼?不,我……我不画狼,我……我就写字儿。 乙:这位什么耳朵?!我问你呀。 甲:啊? 乙:平时你写出来的东西都在哪儿卖? 甲:噢,你问平时啊,平时……平时就在大街上卖! 乙:大街上? 甲:对了,小区门口,都行。 乙:怎么这地方? 甲:为人民服务吗!为满足老百姓吗。我们从加班加点,早上一睁眼那,排队等着。求字的人都满了,这儿站着,我在这等着。 乙:都排队?噢……那……您多少钱一张啊? 甲:外行不是/字有论张的吗? 乙:字不是? 甲:裱好了。 乙:那论什么呀? 甲:论卷! 乙:……论卷? 甲:哎,我们那作品都一“卷”,一“卷”的。这个赶上中午吃饭人多还行,平时也就一天百十块钱。 乙:写字挣得? 甲:当然我,们这个也不辛苦,几分钟就一卷。 乙:几分钟就一卷? 甲:比如说吧。 乙:啊。 甲:我正在路边儿这儿站着呢。 乙:噢。 甲:买字儿的人来了。 乙:哦。 甲:(模仿)“哎,师傅,来二十串。”“好嘞!” 乙:啊?二十串?不论卷吗? 甲:二十卷二十串,差不多。把钱接过来得给人做纸。 乙:纸还现做啊? 甲:那对的起人那五毛钱那。 乙:五毛钱? 甲:你打算卖六毛?你要疯?都卖这价,你得对的起老主顾。 乙:太便宜了,人家书法家都成千上万哪。 甲:咱是面向工薪。为老百姓着想。先做纸。 乙:做宣纸? 甲:什么宣纸啊,我们不做宣纸。 乙:那用什么纸? 甲:我们用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“肉纸”。 乙:啊?肉纸? 甲:一般的纸都是树做的,不环保!那是植物纤维。 乙:您哪? 甲:用动物纤维! 乙:动物纤维? 甲:羊身上的,牛身上的,视频直播_直播_新闻_央视网,鸡身上的都行。 乙:啊!牛羊肉? 甲:买一大块,洗净切块,这动物纤维做经线。 乙;纬线呢? 甲;用铁丝。 乙:铁丝? 甲:结实啊。穿好了,连起来,往那一放像秦朝竹简一样。 乙:(如有所悟,鄙夷地)奥。 甲:拿我那笔,刷颜料。怕不干,底下字台生火烤着,上边拿扇子扇着。前边有几个砚台,铁的,搪瓷的。装的墨粉,有甜有咸,有时候抓有时候刷。“要朱砂不要?…少来,好!” 乙:吃多了对嗓子不好. 甲:我拿着毛笔在上面写起来,常翻面,写好了,落了款,卷起来“拿好!下一位!”大书法家! 乙:烤羊肉串的! 甲:讨厌! 乙:您让大伙儿听听,这不是烤羊肉串的嘛! 甲:什么呀,什么呀,湖北京山侦破特大网络传销案 涉案300余。这是做纸,然后我在上头写字儿。(模仿刷的动作) 乙:这不刷酱嘛?! 甲:谁说刷酱了?谁说刷酱了?你看我这相貌仪表,风度气质,我像烤羊肉串的嘛? 乙:……还真像! 甲:你才像呢!我们是做学问(提裤子)! 乙:手脏了可不能做吃的。 甲:我们有抹布! 乙:是啊? 甲:做文章吗,我们都是葱花大学的吗。 乙:还拽哪? 甲:瞧不起人,?! 甲:我们校长,经常来辅导我们功课。 “你这个纸啊,做得再厚一点儿”。 乙:薄了不解谗啊。 甲:“你这个,墨少点儿。” 乙:对,多了齁人! 甲:……你老拿我打镲!你瞧不起人!你瞧不起人! 乙:哼。 甲:你打听打听,你打听打听,有多少大人物曾经去我们学校参观访问,称赞我们学校有人才,好! 乙:就你们还接待过名人呢? 甲:那怎么了? 乙:都谁去过啊? 甲:日本有一位小泉纯一郎,知道这人嘛?大政治家。 乙:知道啊,现任首相。 甲:就曾经来过我们学校访问! 乙:是啊? 甲:小泉在日本,看报纸,一瞧,哈尔滨有高人,叫王峰,文章非常可口,他爱好中国书法。 乙:还挺谗! 甲:在东京那边,买长途火车票,“到哈尔滨的。” 乙:呵,太长了吧这个,那掉海里了。 甲:火车站下车,倒11路公共汽车,来我们学校。 乙:道还真熟! 甲:到学校门口,我们正做早操哪。 乙:早操? 甲:练字。 乙:别提那字了。 甲:一人一个写字台(动作)。一看小泉来了同学们都很热情,推着字台就来了:“来几串?” 乙:再把小泉吓着。 甲:不着急,不着急,都要品尝。 乙:小泉饭量不小。 甲:唉,我们校长陪同着小泉参观。 乙:嚯!还挺隆重! 甲:校长叫我们,“别乱别乱!都站好,站好。今天呀,咱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小泉先生来咱们学校访问,咱们大家欢迎。” 乙:嗬! 甲:小泉冲我们点头致意,然后说“尊敬的校长,各位同学,大家好,今天小泉很荣幸,能够来到贵校访问。” 乙:为什么呢? 甲:“众所周知,贵校历史悠久,声名远播,别具一格,独具特色。今天到贵校,就是想亲身体验一下贵校的‘风味’。” 乙:噢,想了解一下你们学校! 甲:小泉对我们校长说,“校长,我有个提议,不知尊意可否?”我们校长说,“您请说吧。” 小泉说:“久闻贵校人才济济,藏龙卧虎,我想出个题目考一考这些学生,不知您意下如何。” 乙:哦,想出题考考你们。 甲:我们校长说,“您太客气了,您请出题吧。”多胡涂,你不该答应人家啊。 乙:怎么了? 甲:人家是外国元首啊,你说你弄咸了,齁着他不合适。 乙:您这跟题有关系吗? 甲:光写书法也不挣钱。 乙:您就说烤肉串不挣钱得了。 甲:(瞥乙)我爸爸劝我:儿子! 乙:冲那边说。 甲:爸爸说你得听着,(冲乙)你得往心里去! 乙:还是我啊?别看我! 甲:你得听着知道吗?学文学有什么好?你跟着我练武吧。 乙:你爸爸会武术? 甲:大武术家啊。 乙:奥1 甲:讲究高来高去啊,一身的好轻功啊。江湖上一扫听我爸爸都知道。 乙:叫什么? 甲:草上飞! 乙:你爸爸飞贼? 甲:你爸爸才飞贼呢。 乙:草上飞吗。 甲:灵巧啊。你像咱们住的那二楼,一个跟头就上去了;这管灯,噌一下子就上去了。 乙:上管灯上了? 甲:没问题啊,没问题。没有挡得住他的门,没有拦得住他的锁。 乙:还是贼啊。 甲:贼干嘛啊,助人为乐给人开锁吗,不管什么锁,我爸爸看看弄根面条就捅开了。 乙:豁! 甲:一包方便面我爸爸能打开一个小区。 乙:好家伙! 甲:高来高去,都练过,什么叫金钟罩哪个叫铁裤叉,都行啊。 乙:没听说过。 甲:怎么了? 乙:铁裤叉啊?! 甲:练武功吗,有一个铁裤叉吗。 乙:铁布衫! 甲:铁布衫儿?铁布衫儿?这差不多。 乙:差远了。 甲:我爸爸说不行你就学武术吧,你哥哥也闲着那,学武术吧。我说学武术你教我啊?不行咱们有规矩,爹是练武术的,儿子要练得交到外边去。 乙:那为什么? 甲:下不去手管那。找遍天下,谁能交我,最后找到我的老恩师。 乙:在哪儿? 甲:家住在北京城,京西北悬平坡的下坎,这个地名叫虎岭。 乙:哪儿? 甲:虎岭。 乙:虎岭啊?那地方我可熟,那可没出过什么大武术家,那净是卖粽子的,端午节吃的粽子。 甲:我要带着文章就扔你脸上。 乙:您再烫着我。 甲:多讨厌,小市民哪。 乙:不是,那可没出过什么大武术家。 甲:虎岭那儿净是卖粽子的,谁吃啊? 乙:卖棕子的多啊。 甲:我的老恩师是一个世外高人!和尚!你见过和尚卖粽子? 乙:那没有。 甲:我爸爸带我们哥俩来,老和尚站在院里正捋叶子呢。 乙:有这个,捋那铁叶子。 甲:捋那苇叶子 乙:(点头)我这就要见着和尚卖粽子了。 甲:讨厌。 乙:捋什么叶子? 甲:捋苇叶子,练功之人难免受伤,拿苇叶缠一下。 乙:奥,胳膊也这么缠。 甲:你不练这个,你哪懂啊?!我父亲说明来意:两个犬子托负与您,您老多加心。 乙:好。 甲:老头点点头“咳,咳。。好,留下吧,咳。。。 乙:武术家都瘘了。 甲:行行出状元,干什么不是吃饭?不丢人,早出去晚回来,都有了。 乙:什么词儿啊。 甲:教导我们练功啊。“回头要想练得话,咱们要写下文约。” 乙:奥还定合同? 甲:练武术得写这个,谁的儿子交给我,练功期间死走逃亡各安天命。 乙:呦,还写这个。 甲:比如说老师打你了,你寻短见,老师不负责任。我爸爸眼泪都下来了,可你要不写,俩孩子前途怎么办? 乙:是。 甲:一咬牙,先生,你写吧。 乙:写。 甲:老师吩附一声:“摆香堂!!” 乙:奥,还有香堂? 甲:哎大案子比这个还大,摆上香烛蜡纤都弄好了。 乙:奥。 甲:后边悬着我们祖师爷的画像。 乙:奥您这一行也有祖师爷? 甲:我们有祖师爷啊。 乙:谁啊? 甲:屈原! 乙:人这一行合理,没有屈原就没有粽子吗。 甲:讨厌,讨厌。都摆好了,师父看看我,我可要写了。写吧,要不我替你写,我写字有一套。 乙:(拦甲)你师父不好这口。 甲:我师父把我拔了开了,研得了墨片饱了笔,我师父眼泪也下来了:这笔不落俩孩子命在,笔一落这是两条人命啊!屋里的气分很凝固,二十分钟没人说话,我师父叹了口气把笔放下了,咳别写了。 乙:怎么了? 甲:我不认识字。 乙:好嘛!不认字写什么啊。 甲:我爸爸很感动啊,好好跟你师父学,文武双全! 乙:哎呀,别捧了。 甲:我爸爸嘱咐完了我们,就走了,他是一溜火光,直奔西南…… 乙:怎么还带火光啊? 甲:我把他大衣点着了! 乙:豁!什么儿子这是。 甲:打这起跟我师父练武术。 乙:这就练武了。 甲:练武术是循序渐进,一上来练《葵花宝典》?不可能。先练掌,再练拳,最后练兵刃。 乙:最后练兵刃。 甲:对,搬来一个大水缸,里边都是铁蚕豆。拿手往里边叉,肉手叉铁豆子。 乙:练手。 甲:当然一上来不能用铁豆子,那容易受伤 乙:慢慢来。 甲:先用桨米。 乙:这是? 甲:把石头捡出去。 乙:您这挑米呢? 甲:练呢练成了再换铁的啊。再练拳,铁豆子,堂堂堂捣,把铁豆子砸碎了!! 乙:哎呀! 甲:当然你刚上来练不了。 乙:啊? 甲:用红小豆。 乙:就这么打那豆子? 甲:为锻练拳的磨擦力啊。 乙:干嘛? 甲:豆子里面放上红糖。 乙:揣豆馅呢? 甲:拳掌都练完了,练兵器。齐眉棍。 乙:练棍。 甲:院中有一棵一百多年的枣树,堂,堂,堂,打三下放下歇会儿。 乙:三下就歇啊? 甲:有枣没枣打三杆子。 乙:打枣呢您这? 甲:我师父教导我们,好好练,祖师爷有教训。 乙:怎么说? 甲: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。 乙:祖师爷是贼啊。